女子澄清"遭家暴16年":去年开始共3次 网友误会了


报告显示,一些医院从呼吸机、口罩到消毒液,防护服到卫生纸,甚至是床单和食品等物资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紧缺。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开学第一天,福州启用“定制公交”,采用“一校一车”,家校“点对点”接送高三复课学生。“定制公交”配备了自动测温报警器、人脸识别系统、上下车短信发送等,为学生出行提供安全便利服务。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受访医院表示,一旦病人激增将不堪重负,符合传染防护要求的病房、病床短缺也制约接诊能力。病人出院如需要进一步护理,会被很多非重症护理机构要求提供新冠病毒检测阴性的报告,这导致很多非急症病人仍然会占用宝贵的医疗资源。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美国NBC新闻评论称,这是官方首次对全国的医院系统进行评估,报告发现的问题拉响了警钟,也证实了媒体此前对医疗体系面临压力的报道。【环球网报道】4月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科里·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的自述式报道,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他表示,“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