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名埃及公民将乘埃及航空包机从美国华盛顿撤回


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卢山也指出,证实感染者的确无症状,需要排除检测方法的假阳性、采集样本和检测中的交叉污染以及数据的可重复性等。

新增限定条件围绕患者主观感受,回应了此前科学家们的担忧,让无症状感染者的统计在研究和防控方面更精准、更有针对性。

浙江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教授金永堂告诉《中国科学报》:“没有证据表明我国存在二次暴发疫情和无症状感染者引发的疫情问题,否则我国本次疫情暴发与大流行不会如期得到顺利控制。”4月2日0时至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为英国输入病例。新增报告疑似病例1例,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治愈出院病例8例。截至4月2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7例,无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报告,治愈出院病例34例。

对比国家卫健委3月7日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的定义,新定义增加了“自我感知”和“可识别症状”等主观感受方面的限定条件。过去一段时间,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初期,随着无症状感染者陆续在各地被通报,引发科技界高度关注和重视,并围绕其如何定义展开讨论。

3月29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北京也云感染”上发表文章称,即使是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存在因为症状轻微或不能正常主诉(如失语的老年人、儿童等)或因基础疾病如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等症状的干扰导致信息采集偏离,同时也有客观证据显示部分“无症状感染者”其实有胸部X线检查异常表现。

塔卜里格传教团又称“达瓦宣教团”,据《联合早报》报道,该传教团是全球最大的宗教团体之一,这个组织每年都举办为期数日或数月的传教活动,经常吸引数以万计的参与者。今年2月27日至3月1日,该传教团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1.6万人参加的大型集会,导致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超过500人感染新冠病毒。

“历次疫情和疾病流行中都有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但这并非疫情再度暴发的诱因。”高本恩告诉《中国科学报》,“COVID-19最早在武汉出现是2019年12月初,大约1个月后才真正得到确认。其他国家的情况是,从2020年1月下旬输入性感染到2月下旬确认的社区感染,也大约是1个月。这样看来,未能严格控制境外输入病例、未能维持社区隔离才是可能导致疫情二次暴发的关键。

3月31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公布了无症状感染者的最新定义,即无发烧、咳嗽、咽痛等自我感知临床症状、无临床可识别症状体征,但呼吸道等样本病原学检测为阳性的患者。

谁是“无症状感染者”?

印度总理莫迪上3月25日宣布印度全国封城三周,严禁印度13亿人口离开家门外出活动,2日是印度全国“封城”第9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