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艘邮轮在美国靠岸 一共有230人出现类似流感症状


国境线也开始封闭。3月16日,经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多位州长商定,德国于当日上午8点关闭与法国、奥地利和瑞士的边境。

3月16日,李某与其母(我省首例境外输入病例)乘坐航班OZ223从美国纽约飞韩国首尔,3月17日乘坐航班OZ339(座位号3H)从韩国首尔回国,经哈尔滨太平机场口岸入境。

“以我个人为例,虽然我现在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了,本来原计划是明年初毕业,今年现在这个时间去申请实习。但因为疫情影响,实习计划可能比较难完成了。”

作为一名中国在德留学生,小莫目前还“坚守”在德国的达姆施塔特。从去年12月底开始关注国内疫情,到如今的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小莫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4个月来,他在德国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疫情下,在德国,虽然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戴口罩的重要性,但是大家却成了‘洗手狂魔’。”小莫(化名)说,最近,他一天最多洗过25次手,每次都要洗够唱两遍生日歌的时间。

除了学校的管控收紧,包括达姆施塔特在内,德国的很多城市也开始缩紧政策,“进入3月,管控越来越严了。”小莫说。

为防止人员聚集,公园内的小型游乐场被封闭。受访者供图

“美国国务院敦促美国人不要延期回国。可能很快所有交通工具都无法使用。”这条推文写道。

“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我无法如愿毕业”

谈到这次抗疫举措中东西方的最大不同,无疑是要不要戴口罩。